期货 心酸韩国新冠肺炎疫情损伤中韩产业链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翻翻股指配资-股票配资杠杆平台_2020十大股票杠杆网站

原标题:韩国新冠肺炎疫情损伤中韩产业链

韩国本土新冠肺炎疫情的进一步蔓延,正在深刻的影响中韩两国产业往来。

据韩联社25日报道,截至当地时间当天下午4点,韩国境内相较当天上午9时新增8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全韩总计确诊数量为977例,两天时间增加了195%,韩国总统文在寅表示,将新冠肺炎疫情预警级别从之前的“警戒”提升至最高的“严重”级别,这也是韩国时隔11年启动最高级别的警戒态势。

由此,韩国也成为全球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国。与此同时,据海关总署的数据,以2018年为准,韩国是中国第三大出口对象国期货 心酸、第一大进口来源国,两国间具有密切的经贸关系。

韩国高丽大学政经学院教授李国宪认为,在中国国内尚未能终结疫情、完全复工的情况下,韩国本土大期货 心酸规模爆发疫情,对于中韩经贸合作算是“雪上加霜”,将对中韩的贸易往来、乃至产业链造成实在的影响,但中韩仍应加强沟通。

旅行及物流首当其冲

从目前公开信息来看,受到疫情影响最大、且最直接的是中韩两国的人员及物资往来。

根据韩国国土交通部的统计数据,截至2月24日,中韩两国航司正在运营的往来中韩两国的客运航班总数,仅为两国航空协定规定的批准量的37%,货运航班总数也同比下降近七成,其中,釜山航空等部分韩资廉航停飞了所有飞往中国(含港、澳、台)的航线;此外,从韩国仁川港、平泽港开往烟台、威海等城市的船舶也停止运行。

此外,韩国政府也宣布,将针对大邱、庆尚北道等疫情管理区实施“最大程度”的封锁措施,大邱国际机场的国内、国际航班已逐步停飞。

第一财经记者查询携程、飞猪等国内OTA网站发现,从韩国飞往中国的航班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涨价、超售、售罄等现象;一位要求匿名的国内某大型航司韩国营销中心负责人透露,目前订购该公司中韩航线的乘客,绝大多数为中国籍,且多为公事出行、回乡等需求,游客比例较低,因此航司方面也安排航线内有中国籍乘务员提供服务,韩国籍乘务员大多数则进入停薪休假状态。

同时受到影响的还有中韩两国的物资运输。根据韩国邮政管理本部(Korea Post)的公告,此前韩国政府一度计划关闭寄往中国的EMS(国际特快专递)窗口,而后虽然韩方取消了该计划,但仍告示称,目前因中韩间运力不足,将导致运送时效无法提供保障,而许多从事中韩物流的业内人士也向第一财经记者反馈,目前即便是特快专递或物流,寄往中国沿海城市也需要2~3周,内陆城市需要3~4周、甚至更久。

人与物的往来被切断,也导致多方面受到影响,首当其冲的是旅游业。据韩国大型旅行社哈拿多乐的(HanaTour)的资料显示,自2月初至今,该司前往中国及东南亚地区的旅游订单分别下降89%及78%,由此其旗下首尔SM免税店宣布,将要求针对所有员工接受轮流无薪休假,此外部分免税店也计划跟进类似措施,而在韩国廉航中收益性较好的釜山航空,也因为由此前的韩日争端及疫情可能引发的大规模亏损,宣布所有高管引咎辞职。

物流时效的增加,也影响到了部分工厂的正常运营。韩国现代汽车此前期货 心酸曾宣布,因产自中国的装束线路板的供应不足而在部分工厂停产,且该零部件有近九成依赖于中国生产,虽然此后在中韩两国政府及现代汽车的三方合作下,部分工厂复工并开始供应,但由于物流运输等原因,导致复工后的整车厂仍无法进入正常生产节奏,部分工厂再次陷入停工;而韩国贸易协会在一份报告中也显示,调查的韩国本土制造业及对华外贸企业中,有77%的企业回复称,受到了物流停滞的影响。

疫情引发停工潮

除了表面上的影响以外,疫情对于韩国经济及产业链内部所造成的影响也很大。

据韩国大韩商工会议所的初步统计,目前已经有包括三星电子、SK海力士在内的大型企业,以及近百家中小企业,均出现了因新冠肺炎确诊、疑似患者,或接触相关人员引发的停产、隔离案例。

其中,因为一名员工病毒检测结果为阳性,韩国最大的科技公司三星电子,暂停了位于韩国东南部城市龟尾的一家智能手机工厂;韩国新韩证券分析师李先烨表示,该工厂作为三星电子智能手机的核心工厂,在三星电子大规模推进中低端ODM生产的背景下,将承担Galaxy S、Note等旗舰系列的手机生产,因此该工厂的缺失,将导致高附加价值的智能手机生产受到影响,进而影响整个事业部门的收益情况。

这种担忧也被体现至股价上,虽然三星方面回应称,该工厂已在24日重新复工,但依然导致三星电子股价因此下跌3.7%;因员工感染肺炎疫情,LG集团总部设在仁川的研发中心已经暂时关闭。而同在龟尾设期货 心酸立工厂的LG电子也决定,要求住在大邱市及周边的员工在家办公,这也可能导致产能出现一定影响。

除此以外,SK海力士也被报告一例疑似接触确诊者的病例,而出现员工被隔离的情况;不过该公司负责人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由于该员工为新员工,仍在接受入职培训期间,因此只封锁了相对封闭的培训中心即可,未影响到正常生产。

不过这依然引发了韩国国内对于支柱产业之一的芯片产业的担忧。韩国半导体产业协会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若三星电子或同等级的芯片制造企业,其中一个工厂出现5分钟的停产,考虑到停产后的材料损失、不良率提高及供应短缺,将出现数十亿韩元的经济损失,而新冠肺炎所引发的停产很明显损失将更大。

同时,李先烨也认为,考虑到韩国在存储芯片方面的市占率超过七成,且产能多数集中在韩国本土,也有部分转移至中国境内,因此若疫情持续导致生产出现实际影响,会使疫情结束、5G兴起引发的数码消费复苏后的芯片市场呈现不稳定的态势,进而出现停产及价格波动。

除了芯片及数码产业,汽车行业可谓受到影响最大的行业。据现代汽车及韩国汽车工业协会披露,由于数家位于大邱及周边地区的工厂出现了新冠肺炎疫情,引发供应商停产,导致现代汽车位于蔚山的部分生产线,将在因中国零部件短缺引发反复停产与复工后,再次面临停产。

韩国汽车工业协会负责人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现代汽车仍有15~20%的零部件出自无法被代替的一家、或两三家工厂提供供应,这一类零件多呈现不可替代的特征;而一方面由于停工、物流原因,产自中国的零部件进口仍然缓慢,同时由于距离原因,向蔚山工厂提供零部件的本土企业,有近四成将工厂设在疫情管理区的庆尚北道境内,因此,若本次韩国疫情将持续,很有可能影响不局限于现代,而扩大至韩国汽车产业,并评估由于疫情,可能导致现代汽车集团的销售额损失将超过1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8.8亿元)。

受此影响,韩国SK集团、LG Display等多家韩资企业,已经要求该公司的全部或部分员工,允许在家中办公,并规定员工未在公司管理层批准下,禁止进入疫情管理区开展工作。

仍应互帮互助

近日,韩国央行总裁李柱烈表示,为了紧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对于韩国经济造成的影响,目前在参加G20财长会议的他将提前一天回国,并召开紧急对策会议;韩国总统文在寅也在21日举行的企业恳谈会上表示,将全力配合企业,并在可行及法律允许的范围内,采纳企业提出的所有合理建议,以帮助企业走出困境。

此外,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政府和总统府青瓦台25日共同决定,将尽快追加应对疫情的相关预算,并提交至国会表决,而其中也包括了一笔针对受到疫情影响的内需及外贸的支援款项。

韩国新韩证券在一份分析报告中认为,韩国央行鉴于目前内需及出口形势均出现挑战的挑战下,将在27日举行的金融通货委员会宣布,将经济增长率的预估值从此前的2.3%下降0.1~0.2个百分点,预计近几月韩国的进出口贸易额的下幅将达到近年来的新高,并认为韩国央行或将由此下调基准利率。

李国宪认为,从目前来看,韩国本土由于疫情出现直接停产的企业并不是很多,且多集中于暴发疫情的企业,但随着目前韩国疫情呈现快速增长,覆盖的企业将越来越多,且考量到韩国的宏观产业结构为,大多数中小企业,向少部分大企业提供上游及下游供应,这也将导致若没有有效措施,韩国产业链可能受到的影响将更为夸张,正因如此,中韩两国为了能够走出疫情的笼罩,应该加强双边合作,并通过集思广益,寻求破局的方式。

韩国经营学会会长李斗熙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目前来看,韩国国内宣布直接停产的企业并不是很多,不过从目前的扩散速度来看,这种扩散趋势的加快是“必然的事情”,而此前中国爆发疫情的时候,主要是一批外向型企业及制造业转移的企业受到影响,但目前随着疫情向韩国国内扩散,一方面会引发一些防疫措施较弱的中小型工厂的停产潮,另外韩国民众的消费内需心态也会转冷,内需和出口两大马车将同时遭受致命性的打击。

韩国贸易协会上海首席代表沈准硕也认为,韩国作为一个贸易立国的国家,越是在外部环境脆弱的情况下,越应当加强中韩双方合作,并将合作范围扩大至疫情、物流运输、资源互换等所有可行的范围进行考虑,“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既是中韩两国经贸关系的写照,也将是中韩未来应该追求的合作方向。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庄芮此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中日韩三国是东亚生产网络中核心的三国,且生产链关系非常紧密,因此三国间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团结,通过合作去紧密生产链关系,通过自贸协定等制度框架降低贸易壁垒和投资壁垒,让市场成本降低,这样的话能够让企业在面对外部冲击的时候有更强的应对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