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534“去产能”下半场更难打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翻翻股指配资-股票配资杠杆平台_2020十大股票杠杆网站

  2016全年过半000534,位列“五大结构性000534改革”任务之首的去产000534能,上交了一份很难说好看的答卷。

  截至7月末,最为重头的煤炭与钢铁领域,分别只完成全年去产能任务的38%和47%,时间过半而任务未能过半。简单理解,下半年的去产能将追进度、抢时间,难度比上半年更大。对一些地方全年去产能的任务能否按期完成,已有业内人士表示担心。

  担心不能说没有依据。但以中央政府对此次去产能的重视程度,要说哪个省区会有意拖延甚至完不成任务,可能性不大。目前,中央层面已连发军令,加码去产能,将地方和国有企业任务的完成时间分别提前至11月上旬和月底,全面督查也已启动。

  其实,要说煤炭与钢铁去产能的“进度滞后”并不完全准确。这是两个最早开始去产能的领域,但实际也是今年2月份后才开始实质性操作的。另外,类似去产能这类关系巨大、政策性强的改革,一旦失误,后果较难控制。按照中国改革的一贯路径,都是先易后难,先试点再铺开的,包括工作量的安排——通常不会把大量的工作放在上半场,而前期积累的经验,则有助于下半场进度的加快。以此而论,很多省区市把去产能工作量的大头留在九十月份,也不应简单理解为拖延或观望。

  关键是,去产能的难度不能全看“进度”百分比。有时候,几乎是“行百里者半九十”,最难啃的骨头、最难安置的人,多半都在最后的10%里。

  如最棘手的人员分流安置。在当下的社会治理大背景中,任何改革都会尽量回避可能引发不稳定因素的措施,但有些时候,这些措施又往往是不可避免的选项。此种情况下,地方政府都会一再谨慎,把潜在的不安定节点向后推。往好里说,万一在这段时间里出现了什么转机呢?万一有了新政策、新办法、新经验呢?特别是像黑龙江这种省份,此前已经因为拖欠工资等负面新闻被舆论烧得焦头烂额,在涉及人员安置的去产能战役上,很难指望他们能做领跑者。

  眼下去产能的气氛,与1990年代的“砸三铁”有几分神似。都是难办的事,都要动人、动利益,都要下定大决心。“砸三铁”一词,后来不大提了,但实际持续推进了相当长的时间。当然,去产能与砸三铁存在明显不同:“砸三铁”,仅从字面看,就能明白是冲着岗位和人去的,砸的是“人浮于事”;“去产能”则更多是冲着事情去的,只要能保证把产能去掉,人能保住不分流,自然最好。

  当年的“砸三铁”,最终还是靠政府下定大决心,方得以推进。历史的吊诡在于,将“人浮于事”的那些人“分流”掉、并通过政策扶持等各种办法,最终使一大批国企满血复活后,国企的特殊地位没有变,对经济资源的掌控没变。在东北这样国企占比较大的区域,企业家如果不能与政府或国企产生某种联系,很难做生意,年轻人仍旧削尖了脑袋想进国企。这种局面,与今日东北经济塌陷的关系巨大。“砸三铁”的最终效果,是不是和当初设计者所预想的一样?今日再看,不好说。

  眼下的去产能,主要也还是靠政府意志推动的。能否完成任务?政府的决心极为关键。但是,在地方政府看来,去产能与其自身的定位是有冲突的,今天下决心搞定的事情,也许有一天形势就会发生变化。类似的先例不少。还存在其他问题,如“债转股”。实际上,更易获得“债转股”的,是各地的“僵尸企业”,以避免破产清算。这实际上降低了去产能的政策实施效果。

  都说下半场难打,但中国经济最艰巨的任务,恐怕还在去产能的任务完成之后。